楚于归

程西泽。

楚夏‖娱乐圈视角②

☁程西泽☁:

#①请见主页!
#记得推推我!


    她记得这个人,在四年前,他们分别出演了恋爱剧男女主角的小时候。
    生活里他很内向,不爱说话,偏就演戏精通,明明平时也不见他笑一笑,但只要剧本里带个笑字,他就能笑的阴霾散尽,一如春光乍泄。
    这双眼睛,是他用来表达感情的器官,里面藏着一片深海,四年后更是多了许多活物。
     他把她放下来,往后退了一步。放在戏里是礼貌,戏外就有一丝害羞的含义了——她一直盯着他的眼睛。
     “妖怪你好……”路明非喃喃地说。
     “嘿,”她露出虎牙笑,“不是妖怪,是软妹子!”
    
     她决定要追楚子航了,尽管她经常决定要追谁。对了,这事要提前通知老康。
     “不行!你刚正式出道没多久,这种男演员女粉多,那个导航社,都是惹不起的大金主,之前可不是还有粉丝头头放言说要包养他,数睫毛什么乱七八糟的。”老康语重心长的教育她,“你俩要真有什么关系了,他有多少女粉,你就有多少黑粉。”
      “哇,”夏弥鼓掌,“刺激!”她向来如此,喜欢富有挑战性的东西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说个事呗,师兄。”她戏外也喜欢叫他师兄,她叠着腿坐在他旁边,热裤往上提了提,露出的大片肌肤雪白。
       “嗯,说吧。”楚子航放下北欧神话集,摘下耳机听她说,一时间不知道要看哪儿,于是直视她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 她突然说不出什么来了,他没看向她的时候,明明没感觉距离有这么近来着…心跳有一点点加快,鼻尖萦绕全是他身上的宝格丽海蓝的味道,直球根本传不出去,她只好深呼吸,然后说:“拍摄结束以后,一起吃饭,就这么定了!”然后站起来就走,连个准确的时间都忘记给他,连可不可以都忘记去问。
       “应该是电视剧全部拍摄结束以后吧……”楚子航暗想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今天的场景是病房,楚子航穿着病号服,病号服裤子拿错了号,他的小腿露出来了一截,看着有些滑稽,夏弥指着他的裤子咯咯咯的笑了一路,他见她开心,也不再提换裤子的事情了,还陪着她笑了两下。
       “3、2、1,开始!”打板。
        “今天晚了点。”楚子航藏起感情,靠在病床边,声音没什么起伏。
        病房的窗帘没有完全拉上,下午温和的光照在他脸上,在他的额发染上了一圈光晕。
       到底谁才是天使啊,夏弥心说。也不过是一两秒转身关门的时间,尽力按下自己意图推倒对方的感情,夏弥翻着白眼坐到床边。
      “拜托!下午有课的!我又不是你家保姆,给你煮汤是敬重你是条好汉,师兄你还真不见外!”
     ……
    “好,cut。”江南喊,设备里的画面停在楚子航最后的特写镜头,“辛苦了,大家休息吧,之后还有一个夜场的拍摄,我们大概两个小时以后进组,现在大家先去吃饭。”
     “师兄,我们溜出去吃吧,马上回来。”她作可怜状,双手合十,眼神有点像楚子航家里养的叫果汁的大金毛。
      “但……”楚子航有点犹豫,万一在外出了什么意外影响拍摄,经纪人是要骂的,“也许我们可以在休息室一起吃。”


      在夏弥的想象中,他们应该是点着蜡烛,晃着红酒,优雅的坐在一家餐厅里,俊男美女,提琴悠扬。
      她整理了一下红裙的吊带,挑挑眉头,十分攻气地说:“楚子航,我喜欢你。”
      然后楚子航羞涩的捧着脸,扭动身子,娇羞地说:“哎哟~人家也是~”
      但是…
      但是这个转折词的出现基本上没什么好事。他们一个穿着卡塞尔学校的定制校服,一个穿着病号服,面对着面坐在形似办公室的沙发上,慢慢的扒饭。背景音乐是工作人员们在外面忙忙碌碌的人声、脚步声,灯光就是大白灯管,一点都不暧昧!
      “怎么有点像被老师叫来谈话了……”她嘟囔。
     “抱歉,没听清。”楚子航有些疑问的看着她。
     “没事没事,吃!”她作饿虎扑食状。
     楚子航沉默看着她,她一抬头撞进他眼里,又是这种眼神,沉静的引诱。
     夏弥放下筷子,扣着手指,像是做错事的孩子:“好啦,我说……我……”小声如蚊哼。
     “我喜欢…”
     “夏弥!”江南推门,“出来!补拍镜头!你那个白眼翻跟癫痫似……的……”
     夏弥飞快的给他了一记眼刀:“等着!关门!”
     “好嘞好嘞。”罪魁祸首倒是爽快,在门外喊,“夏弥又耍大牌凶导演啦!嘤嘤嘤,麻衣姐姐求安慰啊!”
     “唉。”她叹气,饭也吃的七七八八了,她擦擦嘴站起来。
    楚子航突然问: “你刚才说你喜欢,然后呢。”
     气氛至此,实在是不适合再聊了,她垂头丧气地说:“我说我挺喜欢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,下次跟你探讨一下演员的自我修养。”
    垂头丧气的走了,留下楚子航一个人在休息室里,他怕她突然回来,所以把笑容藏的很好。

Is it a video?

凭借温柔的方式守护温柔的内心。
真正温柔的人永远都活在心里,没有谁会一辈子都温柔。他会为了生活奔波,但却可以因为音乐而一瞬间温柔下来,温柔的旋律和温柔的唱词。温柔的人正在听着温柔的歌,温柔的声音足以支撑起一个温柔的梦境。
用温柔的音乐去点缀一个温柔的人,这才能算作是恰到好处。